bobo直播直播涉黄|首页欢迎您!

  • <tr id='hEBPQS'><strong id='hEBPQS'></strong><small id='hEBPQS'></small><button id='hEBPQS'></button><li id='hEBPQS'><noscript id='hEBPQS'><big id='hEBPQS'></big><dt id='hEBPQ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EBPQS'><option id='hEBPQS'><table id='hEBPQS'><blockquote id='hEBPQS'><tbody id='hEBPQ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hEBPQS'></u><kbd id='hEBPQS'><kbd id='hEBPQS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hEBPQS'><strong id='hEBPQ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hEBPQS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hEBPQS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hEBPQS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hEBPQS'><em id='hEBPQS'></em><td id='hEBPQS'><div id='hEBPQ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EBPQS'><big id='hEBPQS'><big id='hEBPQS'></big><legend id='hEBPQ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hEBPQS'><div id='hEBPQS'><ins id='hEBPQS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hEBPQS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hEBPQS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hEBPQS'><q id='hEBPQS'><noscript id='hEBPQS'></noscript><dt id='hEBPQS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hEBPQS'><i id='hEBPQS'></i>
                正在加載數據... 設為首頁
    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>> 校慶專欄>> 流金歲月

                栟中往事之清苦的寄宿生活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 來源: 發布時間:2013年06月30日 點擊數:

                嚼得菜根  百事可為

                毛主席說過:“嚼得菜根  百事可為”。人到中年的▲我們現在回首當年的高中生活,覺得字字入骨。

                79年進校時,我班男生宿舍在學校最後面一排▃平房,房↓子很簡易,有點像現在建築工地上的臨時建築。記得很清楚〓,我住在6號宿舍,繆銘老師、陳建老師住在我們西邊。記得在後一ξ 排宿舍,我們又向東搬【過一次,和徐希銀、周華以及後來因家庭條件而退學的繆漢群◇住一個宿舍。這位與我僅一字之差、為人熱心︼的兄長現在也不知在哪裏?宿舍門斜對著兩列教室之間的通道,西隔壁是孫誌堅、談峰他們。後來我們又搬到前面新起的一∩排宿舍,先在34號宿舍,在過道西側,門口偏西有一口井和一塊烈▅士紀念碑。過道西側第一間,住的是兩位繆老師,繆鶴生老師教①過我們數學,另一位繆達林老師,教過→我們化學。後又搬到過到東邊,宿舍又重新編了號,好像是88號宿舍,窗※外有雙桿,在這個宿舍我經常和第二位同座薛建華下軍棋。髙考前又搬回過道西邊老34號宿舍。在老34號宿舍,我與孫建、張愛軍、周健等住過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時宿舍條件簡陋,擠擠的放十二張床,上下鋪,沒有空床,簡單的行李◤只能放在床下。地上鋪的是紅磚,有時很潮濕。當時大家的精ω力基本都在學習上,所以也沒覺得苦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時我們寄宿生的夥食標準很低①,開始是每月三塊,後來四塊五,高考前六塊◆,幾乎整個星期不見葷。早晚都是稀飯和一↑個小饅頭。吃飯也沒有凳子坐,一張小板桌,一個白臉『盆盛著所謂的菜,八個小陶罐,後來換成八個搪瓷罐放著籠上蒸的飯,每天一個值日生,負責洗碗。洗碗水放在池子☆裏,經常放著高錳酸鉀消▼毒。

                 記得高中學過一篇課文,是寫外國共產黨人的牢獄生ㄨ活的,裏面有這樣的字句:“從門到窗♀戶是七步,從窗戶到門也是七步”、“星期肉菜湯”。中學時ぷ我有早晨朗讀的習慣,那時小,不怕醜,讀到這兒我總加重語氣,把自【己的無奈和窮樂觀情緒添加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  人可√能總有這樣的情結,當走過一段艱難困苦而再回首的時候,目光總會顯得堅定與◤深邃。04年,當我無奈地告別南大的時候,導師劉治國請我吃飯,請了師姐師弟作陪,談到三年自然災害期間在南大讀書的艱苦,老師的目光顯〗得比平時更是堅毅。雖然心懷傷痛,我還□ 是受感染也講了一些往事而暫時忘記了△自己的境況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刻,校園處在學子們復習迎考的靜寂之中,我獨自一人坐在空曠的實驗室,電腦裏正放著譚維維演】唱的《往日時光》:“人生中最美的珍藏,正是那些往日時光。雖然窮得只剩下快樂,身上穿著舊衣裳……”。我的眼睛已經潮濕了,我再也寫不下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2012618上午  初稿於通大方肇周樓

                打印文章
                我要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bob天博体育actionclub.net

                bob天博体育actionclub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