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博游戏靠谱吗|首页欢迎您!

  • <tr id='ZtLQkG'><strong id='ZtLQkG'></strong><small id='ZtLQkG'></small><button id='ZtLQkG'></button><li id='ZtLQkG'><noscript id='ZtLQkG'><big id='ZtLQkG'></big><dt id='ZtLQk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tLQkG'><option id='ZtLQkG'><table id='ZtLQkG'><blockquote id='ZtLQkG'><tbody id='ZtLQk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ZtLQkG'></u><kbd id='ZtLQkG'><kbd id='ZtLQkG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ZtLQkG'><strong id='ZtLQkG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ZtLQkG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ZtLQkG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ZtLQkG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ZtLQkG'><em id='ZtLQkG'></em><td id='ZtLQkG'><div id='ZtLQk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tLQkG'><big id='ZtLQkG'><big id='ZtLQkG'></big><legend id='ZtLQk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ZtLQkG'><div id='ZtLQkG'><ins id='ZtLQkG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ZtLQkG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ZtLQkG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ZtLQkG'><q id='ZtLQkG'><noscript id='ZtLQkG'></noscript><dt id='ZtLQkG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ZtLQkG'><i id='ZtLQkG'></i>
                正在加載數據... 設為首頁
    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>> 校慶專欄>> 流金歲月

                栟中往事之班主任丁祝慶老師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 來源: 發布時間:2013年06月30日 點擊數:

                謙謙君子  潤物無聲

                --記班主任丁祝慶老師

                我是79年考進栟中的,報到是在語文教研組辦公室。那時的栟中,河邊的小樹林東側有幾排∮整齊的平房,青磚小瓦,房子不長,校長室及教師辦公室都在那裏。班主任丁祝慶老師那年正好40周歲,正是男同誌的黃金年華。老師一米七五左右,戴一副黑邊眼鏡,不胖不瘦,斯斯文文,一看就是一位謙〓謙君子。老師待人和氣,以致我這鄉下孩子也不感到害怕,但和氣中透著一種威嚴。今天的我,看過了一◥些國學方面的書, “君子有三變:望之儼然,即之也溫,聽其言也厲。”這就是我對老師的第一印象。那一年,我虛↑歲十四,三十三年過去了,這印象一直沒變,說明少年的我〒,雖涉世很淺,但感覺卻很正確。

                進校時,宿舍在學校最後面一排平房,房子很簡易,有點像現在建築工地上∏的臨時建築。記得很清楚,我住在6號宿舍,後來我們又搬到前面新起的一排宿舍。我們這一屆上過兩個高一,一個假高一,算是補初三,因為那時正進行學制改革。那時栟中︻的教室有兩列,高一時我們高一(1)班教室∑在東邊一列,第一排,由西往東第一個。教室前有走廊將各班連通,也是▲青磚小瓦房,用竹片吊過頂,窗子較大,裏面掛四盞日光燈,在當時條件算是不錯的。就在這個教▃室,老師和我們朝夕相處了兩年多,直至被調到區教育輔導組任組長。

                老師教我們語文,課上得認真,字寫得々漂亮,一筆一劃的, 看上去很清晰,很舒服。字如其人,老師的衣著也很合體,那時男同誌基本上都穿的是中山裝,老師總是扣☉著風紀扣,皮鞋也很幹凈,儒雅、端莊。

                有這麽幾件事我一直記得:

                有一◥次期中考試,我發揮得不錯,考了個全班第六名,老師跟我談了話,說了很多鼓勵的話,大意是好好努力,前程無量。可惜有負老師的期望,在老師調走後,我的成績滑坡厲害,尤其在高考∩前。本來我平時的成績在班上是十來名,記得進校第一次考試考了個第十二名,與學習委員◢李秀平同名次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一次我在學校教室後面的大水井上打水洗衣★服,那時我僅有一米五幾的個兒(現在一米七五哦),體力小而木桶大,因為怕布鞋濕,身體失衡而掉入水井,在水井中翻了一個筋頭,抓住鐵索,後來被繆銘老→師帶幾個高二的同學拉上來,渾身濕透,晚上未上自修。老師在例行檢查自修時得知,馬上到34號宿舍(前一排平房,門前有烈士紀念碑)來看我,問我冷不冷,現在害不害怕,有沒有衣服換。那時晚自習時間宿舍裏不開燈,老師就象黑暗中的一盞燈,讓我感到溫暖和有依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一次全班去學校的農場勞動,農場離海邊不遠,因為沒有看過海,所以中午休息時包括我在內的好幾位同學去海邊,哪知離海邊還遠著呢,眼看離約㊣ 定的開始勞動的時間很近了,我連忙往回趕,可還是遲到了,本以為會挨一頓尅,可老師只是遠遠的看了我一眼。我知道ω此時無聲勝有聲,君子,不言自威。

                八三年高考,栟中沒有考點,我在栟茶汽車站等車去縣城,正若有所思,忽然發現老師站在旁邊□ ,我一楞。老師在栟茶區教育輔導組工作,此時出現在這兒,送大家上考場,讓我感到意外又不意外。沒有太多的言語,但我卻感到一股暖流,感到一種力量。老師就是¤這樣,我實在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詞來描述,只好用水滸中“及時雨”這一稱呼來表述。春風化雨,潤物無聲,這就是老師。

                上大學及工作後,跟老師間間斷斷的有些聯系。大學期間,給老師寫過一些信,老師總是認真地回復,字跡一點也不潦草。我知道跟老師通信的同學很多,這得花費丁老師很多時間,他那時工作很忙,為如東縣西北片的教育發展▼嘔心瀝血,好多報紙都進行過長篇報道。我在家裏也收藏了兩張,令我們這些做學生的為之自豪,為之動容。

                86年,丁老師請〖大家到栟茶聚會,老師請這麽多學生←吃飯,我見得很少。我們都知道丁老師希望大家工作以後仍然要多多聯系,苦心一片,盡在不】言之中。現在我們班的通訊錄中僅僅缺四位同學,算是比較全的了,就ぷ是那時打下的基礎。

                記得89年下半年還是90年,我在市職↓業中學工作時丁老師來看過我,和栟小的一位校長一起來的。200211月左右,我√在南通工學院工作時,老師又來看過我一回,那時我對行政雜事有些厭煩,剛辭去教研室副主任兼實驗室主任準備考博,兩人在學校的招待所簡單地吃了個午飯,我跟老師講了些工作中★的無奈,老師同樣沒有多說什麽,我知道,好的老師,都不好為人師。

                寫丁老師的文章,已先有王燦■明的《轉學》和繆曉紅的《老師,您好》,他們兩位都是學文科的,文筆ㄨ比我好。我本準備暫時不寫,把對老師的這≡份感激默默放在心裏,讓她繼續發酵。因為骨子裏,我也是△一個內向的人。但畢業三十年聚會在即,這一周我設法聯系了五位多年失去聯系的同學,腦子裏翻騰的全是栟中往◎事,出現得最多的自然是丁老師⊙,再不寫,夜裏肯定睡不好,也就順其自然地寫下來了,頓感釋然,

                2012615  初稿於通大方肇周樓  

                打印文章
                我要分@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bob天博体育actionclub.net

                bob天博体育actionclub.net